新笔趣阁 > 仙侠修真 > 我在尊魂幡里当主魂 > 773、道兄

773、道兄

上一章我在尊魂幡里当主魂章节列表下一章
越过道场门户。
从天空飞掠那深阁琼楼,珠宫贝阙,走过重峦叠嶂幽暗长廊,直到天池尽头,火炎熔座之下。
见一身着九阳炎神袍的魁梧老者端坐。
周遭的灵机气息就像是天幕海潮,于天际垂下流淌,化作了汹涌的瀑布,更像是大地的脉动,携来蓬勃的生机。
如日之恒,如月之明。
那中央的修士宛若一颗永不坠落的太阳,将一切阴霾扫去。
“师父!”
收拢了神通的魁梧老者面带和善的笑容,说道:“何事如此匆忙?”
紫少晴不知道应该如何诉说这一切,她也才刚刚知道而已。
而且路上因为专注于遁术,来不及过问许多。
眼看师父问起,她只能看向身旁的许三娘,她需要许三娘说明一切。
既然是他道场也就早就知道风风火火的紫少晴赶来,与此同时,紫少晴的身旁还有一人。
他也同样注意到了。
目光几重。
明明没有半点神识威压临身,许三娘却感觉自己在面对一座无穷高山。
转眼,那高山消失不见,只剩下温暖的光芒,而这才是最为恐怖的,因为山是有极限的,但光却随处可见。
许三娘看向那魁梧老人,又看了看身旁已经摘下面纱的修士。
拱手道:“前辈可还记得小荒域的大黑山故人。”
光会变重吗?
如果会变的沉重,那么会有多重。
也许旁人无法回答,但现在的许三娘就感受到了光的变化。
重,很重,重逾万斤,而这一切,都源自那熔座之上的魁梧老人,老人揣袖袍端坐,金色的双眸就像是两只横空之光日。
“我那兄弟……”
传来的是稍显平静的问话。
然而这样的平静却像是火山喷涌之前的片刻宁静一般。
魁梧老人沉声道:“现在何方?”
许三娘没有回答问题,而是看向身旁的紫少晴。
“少晴,你且去吩咐众人开启道场的大阵。”
紫少晴张了张嘴。
她这么着急忙慌的把人带上来,就是为了得知消息。
这一下怎么她这个义子兼徒弟要被请出去了,这还有天理吗?而且人还是她先发现的,至少也该成为知情人士吧。
话到嘴边,她还是以大局为重,没有多问转身走了出去。
直到大阵开启。
属于尊者的威压气息也在此刻降临,只不过并不是针对许三娘的,而是与道场大阵相连。
魁梧老人道:“此间更无六耳。”
许三娘长松了一口气,她将袖袍中的一件器物取出。
器物化作一只赤发小鬼站在许三娘手中,赤发小鬼看着熔座上的魁梧老人,一时感慨万千,笑着说道:“老哥哥,好久不见了。”
咄。
魁梧老人跳下高台,出现在许三娘的面前,注视着那手掌中心的赤发小鬼,热泪盈眶道:“贤弟……”
陨炎本想伸手,眼见涂山君这身形,顿时呆愣道:“兄弟怎变成这般模样?”
“说来话长啊。”
涂山君长叹了一口气。
他这一路艰辛,灭血煞,退阳宗天才,与师兄奔走海外,创业扫难,终占了半壁江山,却暴露了跟脚,不得不流亡域垒,机缘巧合去到天机城,被三娘捡起来。
又和组织打上几番交道,败退了组织的尊者,却被大器宗裴氏的长老追上,不得已忍死身躯。
实在走投无路。
本不想麻烦道兄。
“……”
故人重逢,自是长泪满襟。
陨炎道:“你我之间还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。”
以他们二人的关系,哪有外道的话说来。
当年要不是涂山君助他拿下大能传承,或许他也无法一飞冲天,更不用说炼制丹药和携手对敌的时候。
相交多年,其中仔细无法讲个清楚,两人又俱是信人,时常挂念矣。
涂山君也同样如此。
若不是想要看看道兄返回天阳神宗的日子,他也不会选择此地奔来。如今他也算有了插一脚的实力,纵然受限于幡主的实力,也能出个谋划做个谋主之类的。
只不过老魔头的计策多半还是不要采用的好,不弄还好,一弄计策就绝对是个大家伙。
高请入座之后的陨炎感叹道:“当年,阳宗晨那厮脱了巨舰前去狙杀贤弟,我却没有及时赶去……”
陨炎对这件事依旧耿耿于怀。
当年碍于域垒阻隔,以及尊者施压,他根本回不去。
“道兄莫要挂怀。”
涂山君摆手说道:“就算你要来我也不会让你来,何况区区阳宗晨不足挂齿,我削他一重修为算他跑得快。”
那时候是太乙执掌魂幡,太乙的实力虽不算强大,底蕴却极为深厚,加之魂幡,没打死阳宗晨是因为有宝物护身而已。
而且,他也确实没想到会生出那档子事,他本意是去灭掉血煞宗。
若说这一路走来对所杀之人会有些许感慨的话,唯独对血煞宗的态度从未变过。
“山君你这身躯想要恢复?”
“需要煞气。”
“足够庞大的煞气。”
“我也不瞒道兄,我正是这尊魂幡的主魂。”
涂山君亲口讲出了守了大半生的秘密。
他突然有种释然的如释重负的感觉,同时心中也升起几分怅然若失。旁人的猜测和断言都是虚的,唯有他自己说出,才算终于戳破。
“我早知道。”
陨炎尊者笑着点了点头。
这下倒是轮到涂山君惊讶。
他原本还在期待着陨炎道兄惊诧不已的神情。
然而,得到的确实和善微笑,以及一句早就知道,这让他不由得怀疑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露了马脚。
本小章还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精彩内容!亦或是,道兄是逗他玩而已?
当然,最惊讶的莫过于一旁的许三娘。
她听着涂山君讲述那些,目中神采不由随之变化,这一路惊险走来,当真称得上传奇。
同时她也听到这一句。
那时候她知道道兵是器灵宝物的时候同样震惊,只不过她是有所预料的。
因为她爹曾经跟她说过,在天机城会有一幢机缘,只要能拿到机缘,还有逆天改命的机会,所以她并没有太过震惊。
现在则不一样。
“我漏马脚了?”
涂山君深思熟虑。
并且回忆着自己曾经处事。
应该没人会怀疑才对。
“还好。”
“一般人不会多想,我们毕竟相处很久。”
陨炎其实早就有所猜测。
他那时候初次见到涂山君是在大黑山,涂山君外面是这样的容貌,内里却是一位大和尚,尽管他所有怀疑,却也只当是夺舍的手段。
后来吞魂炼魄等一系列事情,让他心中生疑。
陨炎当然也是聪明人。
不然不可能修到这等境界,并且还能在返回天阳神宗之后处理好一应事务。
“那道兄是如何猜测到?”
“我没猜。”
“嗯?”
“有人告诉我,你是那尊魂幡役魂,后来他说你这情况和器灵很相似,不过也有区别。”
“谁?”
“阎浮道君。”
“道君?”
“炼虚圣人之上的境界。”
在陨炎尊者的面前,涂山君好像又变成了那个年轻人。倒不是他的知识储备问题,而是对方走在了他的前面。甚至他早就已经暴露而不自知。
当年阳城地下的那个传承果然不凡,那人竟然是道君修为。
“这些年我也查过你的踪迹,可惜都不曾听闻。”
“但是有一个人,该是查到了蛛丝马迹,不,也许已经查到真相。”
涂山君沉默。
这一回他没有再问。
“你这当爹的还不知道吧?惊鸿已成尊,并且还是候选的道子之一,孩子有出息啊。”
“我有预感。”
涂山君心惊的同时点了点头。
他在惊鸿的身上种了一道神通,那神通为保护惊鸿的双眸不被发现。
哪怕是尊者在不触及识海的时候也无法窥破,修士的识海是禁地,但凡万法宗是个正道宗门都不会搜查弟子的识海。
当然,万法宗不仅是正道宗门,还是斩断仙凡的天下大势,东荒万法肯定有道君坐镇,这些老怪什么没见过。
“先别告诉她我在这,我在星罗海露了底,现在……”
陨炎尊者淡淡地说道:“我去星罗海,宰了那个人。既然消息已经泄露更该掐死这个源头。”
说着独属于后期尊者的恐怖气息释放出。
天地仿佛在此刻轮转,天空被红光化作了汪洋。
拥有道君传承的陨炎拥有说出此言的资格。
涂山君摇了摇头道:“他活着消息还没有那么容易走露,一旦他死了,才会彻底引爆。”
垂云如果不想死就肯定会把守秘密,将之变成一个可以威胁涂山君和太华尊者的武器,而不是本末倒置的将之卖出去。
他说要公布天下不过是吓唬涂山君的说法,现在他多活一短时间,反而能让消息多滞留一些时候。
等来日涂山君觉得实力足够,不需要畏惧消息泄露再去杀死垂云。
也不排除此人脑子一昏把消息卖了,那时根本不需要陨炎帮忙,太华尊者肯定会直接出手。
以垂云的心计,他不会走这昏招。
“说来倒是有一件事麻烦道兄,我这道友突破在即却还没有筹措好结婴灵物。”
“放心。”
“你既然抵达了我这里,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。”
“老夫在天阳神宗经营了许多年,和当年的丧家之犬不可同日而语。”
“不过我得提醒你,惊鸿时常来我这里走动。”
“你自己暴露了可莫要怪老夫。”
本章已完成!
上一章我在尊魂幡里当主魂章节列表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