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仙侠修真 > 我在尊魂幡里当主魂 > 771、故人

771、故人

上一章我在尊魂幡里当主魂章节列表下一章
涂山君看着侃侃而谈的老者,却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他实在不善言辞。
但是,他就像是一堵沉默的墙壁。
一步不让!
老者笑着说道:“道友既觉得老夫所言有理,便让开吧。”
高大的黑红法袍修士摇了摇头。
“我管不了天下人,我也没有那般理想,我只想成仙。你们抢她就是在抢我的仙路。”
“我不能让。”
老者的目光渐渐阴冷,他冷笑一声道:“你看,你也觊觎成仙的秘密,又何必将自己包装成什么高尚之人,其实你与我们并没有差别,不,你和我们不同,我们是她的亲戚,是依靠,而你,只是一个外人。”
“一个道貌岸然、居心叵测的伪君子!”
“相比于我们,你更加卑劣。”
涂山君的面色依旧平静,心绪也不见半分波澜。
他不需要向别人解释。
随便世人如何看他。
“忘了跟你介绍,老夫名为裴万泓,你也可以称我毕宿尊者。”
“三娘见了老夫要称叔祖。”
“你呢?”
涂山君依旧不为所动的站在原地。
毕宿尊者接着说道:“你肯定以为自己是不同的,以为自己会是那个特别特殊的修士,但你总会被现实击败。”
“你这一身冲天的煞气,早就出卖了你。”
“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人吗?”
‘好厉害的修士!’
涂山君惊叹。
如果是一般的修士定然急于证明什么,这就会被对方扰乱了心境,出手就会落了下乘。
可惜涂山君性格比较沉闷。
他知道自己嘴笨,也明白自己不是那种聪明绝顶的修士。
他唯一担忧的就是三娘有没有按照他的嘱咐。
“好人是因为有坏人的对比,面对他人的财物我能克制住不抢夺,哪怕机缘巧合到我手中,我愿意奉还,我便被视作好人。”
“而与我为敌者,被我杀死者,定然觉得我是魔头。”
“我在世人的眼中是什么不重要。重要的,我应该成为什么。”
“那你该成为什么?”
“成仙。”
“呵。”
毕宿尊者被那高大红袍修士的天真言语逗笑.
不过在看到对方那认真严肃的神情之后,他竟生出几分觉得对方说的对感觉,那人的愿望太朴素了,朴素的让人觉得像是个玩笑。
“可惜了。”
“可惜什么?”
“你误入歧途了啊。”
“魔功不能让你成仙,只会让你变成人人喊打的魔头。”
“我没得选。”
“但你们还有的选,莫要步我的后尘,变成魔头。”
毕宿尊者勃然大怒,斥道:“好魔头!”
“你是什么东西,也配与我等相提并论。”
“既然你不打算让,那就将命留下!”
涂山君不知道为何刚才还飘淡如云的毕宿尊者竟会大怒,照这个情况,对方怕是不会再多说什么。
只怪自己不懂话术,不然应该还能通过谈话再拖延一会儿的.
现在只能动手。
“来吧。”
“正巧我也像见识一番大器宗裴氏长老的实力。”
涂山君双手结印.
他既然没有足够的法力应用,就只能使用那一种术法来提升自身的实力了,如今仗着残缺道体,应该足以拖住毕宿尊者。
“灵魔忍死。”
“术转!”
嗡。
天地为之一滞,黑红色的雾气宛如灿烂海潮。
恐怖的灵机气息骤然化作了一只遮天巨手,将此方天地狠狠攥住。
这般悍然连毕宿尊者都感到惊讶。
他早就惊叹于涂山君的修为和年轻。
而且在赶来之前他绝不知道涂山君的存在,只觉得是机缘巧合遇到的意中人.
现在看来,哪里有什么机缘巧合,全都是个人的算计,裴氏有裴氏的算计,此人也有此人的算计,怕是连三娘也心中揣着自己的算计。
正因如此,更不能让三娘离开。
这一走,龙游大海,虎放深山。
他们纵然再拥有庞大的势力,也无法在东荒大境寻到一个小修士。
要是三娘自己将这个秘密扩大,更会造成轩然大波。
因此,哪怕有人阻拦,他也一定要带回三娘.
大不了还是回到原来的模样,反正只要三娘嫁给裴氏,诞下拥有道体的血脉也能手持那柄古剑开启,他们原先担忧的是蝶梦道体并未开启。
倒是因为机缘巧合,三娘主动突破踏入筑基之境。
毕宿尊者张口吐出一枚三足器。
滴溜溜转动的小器骤然化作一口巨大青铜罐。
篆刻有万水千山的青铜罐在出现的时候就展现了强大的气息。
犹如一座无法撼动的山岳,更像是深不可测的大海。
稍一倾倒那奇异的青铜罐。
一条神异水兽踊跃而来,环绕在了毕宿尊者的身旁。
碧水狲猊昂首吐出一口金色的吐息,漫天金雨蒸发成云雾,将原来的黑暗一扫而空,更是把此方天地从原先的恐怖解放出来。
“天火金雨降。”
碧水狲猊宛若操控水火的神灵巨兽,在它的爪下,火焰化作流动的金雨,化作了天地归尽的熔岩将远天的高大身影彻底封锁冻结。
就像是干涸的岩浆化作坚实的大地,再没有半点动静。
远天,天地上下熔铸成绝美的晶体溶洞。
而在最中央处,一道渺小的身影像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的雕塑。
毕宿尊者手托着转动缩小的青铜罐,看向了天地交织的溶洞美景,眼中闪过些许的疑惑:“就这样了吗?”
“难道这也是如刚才遇到的那道人影一样是术法神通塑造,而非他的本尊。”
这章没有结束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念头浮现就被他摁死,以那灵机气息怎么可能不是真人。
也就是说,对方可能真的死在他的大术之下。
这也很寻常。
他是后期尊者。
曾经也是享誉宗门的天才。
尽管还无法评为道子,却也曾距离那个位置不远。
足以说明毕宿尊者个人的天赋才情。
以后期的实力杀死一位威压不强的中期尊者倒也说得过去。
也只怪那黑红袍的修士太过孱弱。
连一击都撑不住就死了。
就在毕宿尊者即将收拢自己的虚天异地,撕开域垒空间的时候,他的脚步微顿,身影一滞。
晶体雕塑浮现一道细微裂痕。
伴随喀嚓声响。
裂痕充斥整个雕塑。
熔岩脱落,一只青白色带着奇异纹路的鬼手将身上的尘埃完全扫清。
寂静。
无声。
毕宿尊者诧异道:“怎么可能?!”
他竟然没有从那道身影感受到半点生机。
就好像出现在他面前的本就是个死人,既然是死人,怎么还能接着战斗?并且气息还在持续的攀升。
“难道是某种秘术。”
毕宿尊者了然,转而望向远方的高大身影。
那人影张开血盆大口,横生一口獠牙。
身躯早就没有了原来的人样,反而更像是什么异化的妖魔。
只是他的眸子并没有充斥着混乱和无绪,反而是清澈的冰冷。
那是理智完存的表现。
“现在才刚刚开始。”
沙哑如两枚铁器摩擦撞击,传自那高大的妖魔人影,在他话语落下的同时整个人已经消失不见。
再被毕宿捕捉的时候,已出现在不远处。
毕宿尊者丝毫不惧,反而大笑道:“好,老夫就亲自送你一程!”
“熔古斩仞,火神灭生。”
“疾!”
磅礴的灵机宛若两方小天地对撞。
巨大的碧水狲猊一口将那妖魔身影吞入腹中,不时就挣扎了起来,直到再难忍耐的张开大口,而施展了忍死术的涂山君则跳出神异大口,与神异对峙。
“吼!”
顶角妖魔仰天嘶吼。
神异狲猊按下金雨对妖魔愤而怒吼。
一方是忍死化生的恐怖大妖魔,赤发顶角,羽化披甲,另一方是后期尊者所展神异,庞如山岳,口若湖泊。
当真是铁刷对铜锅。
各个挺硬!
更是谁也不让。
于是,一场腥风血雨的厮杀降临。
轰。
‘……’
轰轰轰!
‘……’
尊者的战斗早已将方圆千里夷为平地,甚至巨大的法力波动还在持续扩散。
这般异象持续了许久。
许是数日。
又像是过去半月。
忽然一天,消弭不见。
紧接着,一道略显狼狈踉跄的人影驾上云头,向着远天激射而去。
登上云头的自然是裴氏的毕宿尊者。
他已无力继续追击。
此番擅自行动没有告知长老会本来就容易引起误会,更别说没有将三娘带回来,反而被人拦住,以至于受了不轻的伤,更无法与人言说。
甫一返回家族。
毕宿尊者来不及收拾自己的伤势就赶往老祖闭关之地。
在见到老祖的那一刻他还没有开口言说,老祖就抬手制止道:“我已尽知此事。”
“既然三娘想走就让她走吧,她迟早还会回来。”
“她也迟早都会明白。”
“莫要为难他人。”
“去吧。”
毕宿尊者垂首说道:“谨遵老祖之命。”
……
光阴如梭。
日月轮转。
一道戴着斗笠,披着法袍的修士正登上一条长长的阶梯。
这条阶梯就像是看不到尽头似的,微风吹拂,露出一张面容,目光坚毅的看向上方,直到在一座云中道场的大门之外停下。
修士拱手。
朗声说道:“故人之后。”
“求见天阳神宗,陨炎尊者!”
本章已完成!
上一章我在尊魂幡里当主魂章节列表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