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仙侠修真 > 我在尊魂幡里当主魂 > 768、踪迹

768、踪迹

上一章我在尊魂幡里当主魂章节列表下一章
大漠狂沙。
钻石星辰。
玄黄气息自荒狐身躯迸发,化作冲天光柱,犹如一颗擎天沙树散落开漫漫星辰。
唯见天地莽莽,沙河涛涛。
天地似在此时完全变成了狂漠。
那灵机威压亦如蒸干的水汽迅速攀升。
“黄天降世!”
双眸紧闭且留下血泪的荒狐捻决掐印,终在苍石星狐庇护下施展出神通大术。
术法刚一成型,原先被涂山君切断的天地豁然撕开一个巨大的口子。
无穷灵机迅速涌入其中。
似狂风暴雨。
疾且密。
感受到暖意回身,荒狐心中的紧张落下,同时也长出了一口浊气。
至少不必像刚才一样屏气凝神。
然而,他却不想再和此人多做纠缠和交锋。
这人一看就是大宗道子级别的修士。
此时不跑,怕是再交战下却也没有什么好结果,他总不好因为调查画舫舵主的死因而将自己搭进去。
“驱雷策电。”
“疾!”
金兜子化作披风延展不休。
披风变成了两只金光翅。
一面擂鼓,一面电掣。
甫一交织,雷电纵横,不过是片刻的功夫,整座降临沙树黄天就已雷电交错,将整个小天地化作一片雷池。
“黄天雷池!”
“疾!”
由黑红色丝线编织的无形大网闪烁起了雷霆弧光,庞大雷池一下子阻隔了老魔头与荒狐,就像是不可逾越的鸿沟。
此时,荒狐紧绷的神情舒缓,转而露出笑容。
甚至哈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雷池不仅仅帮他阻隔,也将那凶戾的血金黑虎挡了回去,如今盘踞于黑红天地的黑虎踱步不休,却并没有做出要跳跃而来的模样。
与此同时,那青面狐狸压低了斗笠。
猩红的狐目因为没有对方眼睛的媒介也缺少了施展的机会。
“山不转水转,道友何必如此大的火气。”
“不过今日之难,在下永记。”荒狐微微拱手朗声说道。
要不是这位‘道子’出现,他肯定能带走许三娘。更不用说因为术法的关系,他自戳双目,使得一双明亮的眸子成了烂肉。
吼!
血金黑虎怒吼咆哮。
倒是让荒狐笑了一声,不过在看到环绕身侧的苍石星狐伤痕累累,连耳朵都被打没了一只之后,荒狐不由没了笑容。
只是看了一眼涂山君,以及被涂山君护在身后的许三娘一眼:“后会有期!”
“想走?”
收了虚天神异的高大道人,骤然穿行于那灼灼雷池。
一时天地霹雳下,附于外袍的煞气消散,犹如刀剑砍在血肉之身一般升起青烟。
本想施展遁法离开的荒狐愣了一下,他这黄天雷池可是正二八经捻决施法,耗费大法力的大神通,别说是修士,纵然是肉身强盛的荒兽也得退避。
此人莫不是愣头青,竟敢顶大神通之术前行。
“你既找死,我便成全……”
话还没说完,荒狐只看的目瞪口呆。
原来那魔硬顶雷霆冲杀而来。
“直娘贼!”
“乃公怕了你。”荒狐毫不迟疑转身就跑。
一时架起遁光,担起风雷,虚天神异在他离开的同时就消失不见,不过顷刻间就已经消失在百里之外。
也不敢回头,只觉得一阵阴冷气息袭来。
刺啦!
法袍背上撕开个口子,顿时鲜血飞溅。
涂山君并未追赶,他能动用的法力不多了,如果多做的话早晚露馅。
好在趁机重创了那来自组织的修士。
不需要过多担心那人再寻来。
就是没想到组织如此阴魂不散。
今日伤了那人,总会还有组织的人寻来。
但以组织欺软怕硬的行事风格,也许不会再招惹他。
也有可能是深入调查。
就怕对方能查到星罗海。
到时候这一直隐藏的跟脚就可能暴露在东荒。
害怕吗?涂山君摇了摇头。
他只是心中难免产生担忧。
他已不算是孤家寡人。
他不是想守护秘密。跟脚的秘密总有一天会暴露,根本就瞒不住,他想守护的只是远在万法宗的独子。
如此时刻,更不好前往东荒万法去。
若想提升实力,铸魂幡、善道体,应该南下往魔宗林立之地。
倒不是魔修杀起来没有心理负担,而是魔宗林立的洞天福地煞气也最为雄厚,能够借此提升。
不过一切基准还还是以三娘的修为为主。
暂时不好前往南域。
“往东走,去天器圣地的万物城。”许三娘给出了自己的意见。
她早就想见识一番能与大器宗并称炼器大宗的圣地,据传天器圣地还曾与大器宗有过恩怨,如此更该先前往万物城。
涂山君没有什么意见。
本尊身躯早就返回魂幡,以神识传音入密。
……
天机城。
府衙大牢内。
狱卒正打着瞌睡,半睡半醒的存神练气。
他名为章回,练气后期。
平日里也没有什么事情,多是看顾狱中修士,万一哪一个死的悄无声息还他们处理,听着隔壁传来的牌九骰子的呼喝,章回恍惚觉得有人站在自己面前。
睁眼一看,正看到一位身着银衫的中年人,带着三分笑容,背着手,看向他。
本想呼喊的章回转念一想,此人要么是大人物要么就是有什么理由踏入天机府的大牢,也就不敢造次的拱手说道:“不知道阁下是什么人?”
章回心中担忧。
万一是上头遣人来查,他岂不是会被看作玩忽职守。
毕竟他在公务期间修行。
“他们都在玩你为何不玩?”银衫中年人没有回答章回的问题,而是反问了一个问题。
这一下子让狱卒警惕起来。
这话术看起来真的很像上头来人。
不过,看样子他算是躲过一劫。
“我觉得还是多努力一些的好。”章回老老实实的回答。
尽管存神练气枯燥乏味,甚至也不舒坦,但修行本就是不舒坦的。
他只是不想一辈子都做个狱卒。
说不定等他达到练气后期,参加魔考就能获得天机府的资格。
“不错。”
银衫中年人微微颔首,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本玉简,说道:“这本书拿回去好好读一读。”
狱卒一看玉简。
上篆刻:“三阴聚神法。”
“打开牢门。”
狱卒收起玉简将牢门开启。
越过机关。
走过长长的甬道。
映入眼帘的是不同的灯火下映照的石室。
那银衫中年人径直往一处走去。
狱卒沉思起来,那个地方确实关押着一个人,不过那个人很奇怪,保持着打坐的姿势已一年多了,说他死了吧又能察觉到灵机气息,说他没死吧,好像也没有太多的区别,就好似陷入了一种沉睡。
银衫中年人走到了石室门前,望向室内的一道人影:“好一个金蝉脱壳的术法。”
光河尊者赞叹道。
把玩着手中的玉简,其上正记载着有关于涂山君的讯息。
他正好趁机赶来,看看术法的留存。果不其然,并不是修士,而是一道法身的残留,却十分的精妙,简直就像是活生生的本尊。
不管是灵机还是气息都没有问题。
随手以打开牢门,探手一抓,那道盘坐低垂的人影化作黑红色的雾气出现在他的手中,在烛火和灯光闪烁下,刚才还站在原地的银衫修士已经不见。
“前辈?”
狱卒呼喊一声,赶紧将手中的玉简揣入怀里。
他知道自己可能是遇到机缘了。
修行功法流传甚广,但是观想法却十分紧俏,大宗的观想法更是不会外传的。
若没有一个好的观想法,面对对手的术法神通就会落后,甚至被心魔所趁。
不出意外的话,他手中的那一份玉简就是观想法。
走出大牢的光河尊者抵达孤幼院。
转身离开。
返回天机府。
伏案老者像是在等他似的说道:“回来了?”
“不出所料,就是他。”
“哦?”
光河尊者将调查得来的讯息玉简拿出,并且取出那团黑红色的雾气。
“我打算寻钟嵩棠了解一番情况。”
……
钟嵩棠从外面返回衙门正堂。
在看到主位上的那道人影时大惊失色。
赶忙拱手行礼道:“卑职不知武相莅临。”
光河尊者开门见山道:“你认不认识他?”
说话的同时展开了一方玉简,影像随之出现。
“这个人?”
钟嵩棠皱眉的同时摇了摇头。
“你认识他吗?”
光河尊者又拿出一副玉简投影。
钟嵩棠瞳孔一缩道:“难道他犯了什么大事!”
“非也。”
“你既然认识他,应该认识才对。”
钟嵩棠疑惑道:“这怎么会……”
“当日你子钟汉调查熊燃遇刺以及两亿灵石案。”
“那时你们苦于没有破局,于是指示此人出手,让他潜入府邸,之后惊醒了假死的熊燃,并且让‘公孙晚’出逃,被天机府通缉。”
听着武相悉数他们所作,钟嵩棠心中咯噔一下。
“是也不是?”
“是。”
“当日还有一个人,也处在了那里。”光河尊者淡淡地说道:“难道不是你派遣的吗?”
“卑职确实不认识他。”
“你子未曾提起?”
“没有。”
“那看来确实如此,钟长老把你那位兄弟请来天机府吧,我在这里等他。”
钟嵩棠的冷汗刷的一下子就流淌下来。
他就说那是个大麻烦,自己儿子非要接。
后来事情结束还以为皆大欢喜。
没想到还是有人追责下来,而且还是天机城的三相之一。
“去吧。”
本章已完成!
上一章我在尊魂幡里当主魂章节列表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