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仙侠修真 > 我在尊魂幡里当主魂 > 765、荒狐

765、荒狐

上一章我在尊魂幡里当主魂章节列表下一章
信函匣。
身着大器宗法袍的瘦猴取出内里的信函捧读。
眼中闪过精光的瘦猴急匆匆的收拾了细软,跟管事告假之后匆匆的乘上了返回天机城的灵舟。
乘上灵舟,踏上返回之路的瘦猴俨然已是小大人的模样。
闭目回忆着信中所述。
“事急从权,无法当面详述。”
“阿姐与你虎叔决定暂避裴氏锋芒……”
“……”
“修行用度莫要担忧,凭信函用的钥匙可将阵法中的储物袋取出。”
“……”
“骤担此大任,往后修行更要十分用心。”
“若裴氏寻你也莫要惧怕,只需将另一张信函所述告之,并将古仙楼中的灵剑取出相送,料裴氏并不会为难于你,若有难,可寻你大器宗执法堂前辈师兄,其名‘钟汉’。”
“……”
另一边,钟汉也接到了来自古仙楼的信函,指名道姓是他的信。
……
两人合计打算乘坐灵舟离开,思来想去还是不成。
天机城的灵舟太容易追踪,而且在城内也分外显眼,说不定会有裴氏的眼线提前截住,到时候就要一场恶战,说不定会引来裴氏高修。
因此当机立断出城,然后以遁术赶路甩开眼线。
再以其他小城的灵舟做为跳板前往其他大城。
就在许三娘动身的时刻,孤幼院街对面的茶馆关门,隔壁的邻家也没有了动静,驻守在此地巡逻的捕快面色剧变,捏起手中的传音符,灵符燃烧,在隆庆坊的各处点燃。
不管是明处还是暗处,皆有目光聚焦而来。
许三娘就这样大摇大摆的乘上傀兽马车。
赶马车的修士紧盯着前方的马车,接着转头看向车厢内,似乎在与人说话:“不用这么大的阵仗吧,只是她一人走动而已,上头不是说看住两人吗?。”
厢内,另一位神情严肃的修士说道:“小心使得万年船。”
“不管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,我们只负责盯紧许三娘。”
赶车的修士耸肩不语。
他们也不知道许三娘到底要去哪里,天机城又这么大,总之少不了一顿好跑,也就只能跟着,有时候中途还得换人,不能让前方的许三娘察觉到有人跟随。
然而,乘傀兽马车的许三娘在袖袍中魂幡的指点下,早就摸清楚身后修士。
就是这两天兜兜转转,并没有暴露自己的目的。
正如他们说的那样,天机城这么大,总不会是要出城。
足有半月。
带着他们转悠的同时也渐渐的有了出城苗头,直到乘上这架傀兽马车。
带着面纱斗笠的许三娘端坐在车厢内,看了看腰间的储物袋,感受到袖中道兵的凉意,原本略有忐忑的心情也随之舒缓。
接下来只需静静等待。
“客官,城门就在前方。”
直到赶车修士的声音响彻,车厢内的许三娘猛的睁开双眼。
将灵石付下,也就踩着矮凳踏足整洁的街道,眼前的是宽阔有序的长路,而在长路尽头,则是距离隆庆坊最近的城池大门。
缓步走动的斗笠修士。在疾走不到百米的距离化作飞奔。
身形如电。
在行人之间穿梭。
出城是没有任何登记检查的。
不过那伏案的书记官似乎是接到了什么消息。
已经在斗笠修士飞奔而来的时候起身,张口喝止:“来者止步!”
然而这般大喝根本无法阻挡那冲来的修士,宛若狂风过境,原先还在面前的人影已经掠过他的身旁,伴随而来的是爽朗笑声。
一瞥。
斗笠下。
那璀璨如山河流星的容颜似在发光。
不管是城楼上的甲士,还是入城出城的排起长队的修士都将目光投来。
也就在此时,远处两架马车迎面撞了过来。
没有半分犹豫的催动傀兽马车全速,嘭的一声,狠狠的装在城墙上,与之如礼花散架而来的是跳出的修士。
许三娘可不想等待他们。
甫一出城,便已施展出遁光。
化作一道豪光冲上青天云层。
在音爆绽放的光圈下,好似流星击坠般向远天而去。
“不好!”
撞出城门的修士大惊失色。
没想到许三娘当真是要夺门出城,并且还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成功了。
此时三人才后悔没有提早截住。
田柯振正是这三人之一。
他们俱是元婴真君。
不过,有些元婴真君是自己悟道渡劫而成。
有一些元婴真君则是靠着前人之路,以及躲避劫难的办法而成。
这样的修士自然弱于走出自己道途的。
并且他们的路能走多远,还要看自己对前人路的感悟和理解。
有时候甚至会出现,走到这一步却发现自己无路可走,也就导致修为难以寸进。
田柯振便是如此。
他当年靠着裴氏给予的恩惠走到这一步。
自知天分不足,只能止步于此。
因此做了个家族供奉,平日里还算大器宗修士。
若今日让许三娘逃遁离去,他们怕是全都要受罚。
“追!”
“我们俱是元婴,许三娘怎么都逃不脱的。”
田柯振毫不迟疑的驾云腾空。
在出城的瞬间,元婴真君的威压骤然绽放。
与他同行的两位修士也同样如此。
他们带着惊讶却又从容的神色,谈笑道:“许三娘再强也不过是新晋金丹,何须我们三人一同出手,如此岂不是杀鸡用牛刀。”
唯有田柯振嗅到了一丝不寻常。
金丹真人的遁速怎如此之快。
换了寻常金丹真人,哪怕是巅峰期也会无法拉大距离,反而会在片刻间被真君追上,现在他们已看不到许三娘的身影。
唯有外放的神识能够察觉那强大且快速的遁光,犹如星火奔流。
恰如田柯振想的那样,在他们三人奋力的追赶之下,与许三娘的距离迅速拉近。
前头的许三娘同样发现了这个问题。
四道流光在天空穿梭不休。
眼看身后三人即将追来,许三娘神色淡然的瞥了一眼,以她的实力战胜一位不是问题,只可惜对方并不是一人,她又不想暴露涂山大哥。
于是从袖袍中取出魂幡,轻轻一摇,黑红色的蒸汽顿时将她包裹。
轰!
顷刻间,黑红光芒消失。
只剩下三位元婴真君傻眼当场。
“坏了啊!”
其中一位刚才还谈笑风生的修士此时却垮了面容,狠狠的一拍大腿:“哎呦,跟丢了。”
旋即赶忙看向同僚,再追上两人,并且看到他们脸上茫然的神色之后,更是差点身形不稳的撅下云头。
“我就说什么来着,不要大意,许红裳再与家族不和,也是家中的大小姐,定然底蕴不俗宝物护身。”
“现在怎么办?!”
另一位元婴真君大急。
田柯振压下翻涌的心绪,沉声说道:“我们也没有料到表小姐会有如此遁术神通,但只是表小姐离开还好,我们手中还握着一个人。”
“只要那个人没有离开,我们还能和家族交差。”
“走。”
“回天机城!”
……
甩掉了追兵的许三娘也撤去了尊魂幡的遁光。
遁速骤然下降。
让她不由感叹刚才的风驰电掣。
现在倒像是赶着牛车马车,两者对比简直是天壤之别。
走出天机城,脱身而去。
经过了最开始的惊险和喜悦,许三娘心中没来由的生出迷惘和茫然,望着眼前的茫茫天地,一时有些不知何去何从。
不过是些许的怔然就已经回过神来。
“往东走,是天器圣地的万物城。往南疆去,则满是魔宗门派,北上古神殿,西临大星河宫……”
许三娘轻声呢喃。
忽然。
“小姑娘,你不知道何去何从吗?”
“不如让我给你指一条明路。”
一道略显轻浮的声音传来。
不远处的云端则有一道身披黑袍的修士远远而立。
言语之中也满是调侃,似乎还带着几分欣喜。
抬头看去。
正看到一只青铜狐面。
三娘的神色凛然,护体罡气勃发,警惕的盯着那云端处的狐面修士,问道:“前辈是?”
“我?”
“还没有自我介绍。”
“我叫荒狐,来自堂口‘三月初五’。”
“你可能没有听说过‘三月初五’,但我相信你肯定听说过‘组织’。”
遥远而立的黑袍狐面修士笑着说道。
分明对方戴着面具,还是能够感受到那人是带着笑容的。
也许是他的眼睛。
那是一双会笑的眼睛,让人看过去不由得被目光所迷,会不由自主的跟随对方的心意而动。
“组织。”
许三娘心中咯噔一下。
她没想到组织的人这么快就寻了过来,并且还寻找到了她。
但她还是故作不知的问道:“不知道前辈寻小女子什么事?”
“堂主让画舫修士留意你的动向,不成想,在裴氏如此严密的布控下,让你大摇大摆的出城来。”
“倒是让本座得来全不费工夫啊。”
许三娘面色顿时沉下来。
如果在天机城,这些人还没有机会出手。
她出城反而是给了他们出手的机会。
荒狐上下打量着许三娘说道:“其实我并不是前来捉你,汉河画舫的案子我至今没有头绪,又恰逢你出城,我也就顺手而为。”
“如果你愿意提供些线索的话,我不介意当作没看到你。”
许三娘说道:“看来前辈有查到什么。”
“当然,我查到的东西很多。”
“不要妄图逃跑,在城外,没有天机城的大阵和亚圣照看,本座捏死你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。”
尊者的恐怖神识就像是一只苍天大手。
化作连绵的山岳。
将许三娘的身影牢牢封锁,没有半分逃脱的空隙。
“小姑娘,说说吧。”
本章已完成!
上一章我在尊魂幡里当主魂章节列表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