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仙侠修真 > 我在尊魂幡里当主魂 > 767、神异

767、神异

上一章我在尊魂幡里当主魂章节列表下一章
“什么?!”
荒狐陡然一惊。
身为尊者的强大还是让他冷静下来。
观想法坐镇识海,周身气息迅速平复。
哪怕眼前是一片漆黑,然而修士早已不需要用眼睛观察,神识足以替代大部分的五感六识,并且比感官更加的强大。
阴冷的气息宛若毒蛇钻入袖袍,冰凉沁入皮肤,使得寒毛乍立。
直到汹涌的法力流经四肢百骸。
炙热将寒意驱散
若说原本置身于凛冬,现在则像是迎着暖阳踏入了春夏。
独属于尊者的护体罡气犹如磐石星辰形成的沙尘风暴,将一切不属于或是对自身有所威胁的灵机全部抵挡在外,光亮的波纹闪烁不休。
荒狐心中只有一个念头:“糟了。”
他低估了那个人对许三娘的重视,更重要的是他根本没有察觉到那位疑似‘道子’修士的气息。
也就是说,从始至终对方也许就在不远处看着他。
他还自傲的以为一切尽在掌握。
在最初看到许三娘如此镇定的时候就该有所怀疑的。
他并未深究。
以己度人,他不会在一位金丹真人身上投入太多经历关注,除非对方关乎到他的道途,不然绝不可能让他出手。
神识铺开。
荒狐‘看’清了小天地中的一切,那是一个高大的人影。
人影的脚下是一团黑红色云彩。
原来刚才裹住许三娘的并不是宝物光芒,而是他追查的那个人的灵光气息。
这也就是为什么,在他靠近许三娘的时候,感觉到了一股陌生的灵机。
荒狐探手一抓,上方悬浮的土黄袋子已落入他手中,微微拱手说道:“原来道友早就驻足,既然如此,不如你我罢手,我只当并未见过道友,而道友也从来都没有见过我。”
高大修士以黑红色的金边法袍笼罩。
左手肋下夹着许三娘,右手握住一杆像是旗帜灵幡的长杆兵器,直到铁青的幡面落下,荒狐才看清楚是杆魂幡。
在近两米的身形下,本来个头不矮的许三娘倒也显得娇小。
在那人看过来的时候将许三娘轻轻放在云端。
什么都没有说。
只是冷冷的注视着黑袍狐面修士。
涂山君本不想出手。
他能动用的手段实在不多,限于法力的问题,留存的时间也不会太长,两者说起来相差两个大境界,也就只能支撑他出手一击。
如果他现在放荒狐离开的话。
对方或许会走,却有可能在半途返回探究一二。
毕竟任谁都觉得不可能这么简单。
他猜不到涂山君的跟脚,只会以为是什么术法神通的映照,其实只有威吓而无实力。
这样一来一回反而会让本来还有一击之力的涂山君疲于出手,也就使得许三娘无法以全盛补充法力。
荒狐沉吟,他分不清眼前人的实力。
但至少情报所言,此人在渡劫成尊的时候就已是中期。
这是出自天机城江副城主之口,应该是没有错的。
既然是化神中期,那便是与他相同的境界。
他浸淫许久,此人刚刚突破。
小心应对的话,不足为惧。
……
‘既然只有一击之力,就该使用现如今能动用的最强之术。’
涂山君黑红色的双眸迸出神光。
淡声道:“虚天异地!”
轻轻摇动魂幡,手中尊魂幡化作一团黑红清气,与脚下的云彩交织不休如黑夜天幕将此方天地遮盖。
清气上升,浊气下降,天地在此间化作了一方由煞气铸的门庭,隐约间,有一方若隐若现的高山在云中。
站在门庭高山之前的修士赤发狂舞,一轮虚幻圆月遥相辉映。
紧接着,
一道虚幻的庞大身影出现在涂山君的身后。
那身影似乎还无法完全显化,因此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,只能模糊的看出是个人影,然而也仅仅是像人罢了。
那庞大的‘人影’撕开自己的胸膛。
黑色的骨血汇聚成一头异兽猛虎。
血金黑虎纵身一跃。
如山岳般高大的身躯又像是羽毛般轻盈。
一双吊睛闪烁。
像是依旧不过瘾。
人影锋锐的爪牙将血肉拔下。
凝成一头人形鬼狐。
头戴斗笠的人面鬼狐身形看起来小了许多,铁青的狐脸上是一颗血色的眸子。
青面鬼狐翻身盘坐在狰狞黑虎的背上,将袖袍揣入怀中,拉下头顶的斗笠,就像是个毫不起眼的老头儿。
在两头异兽出现之后。
那庞大而虚幻的人影终于消失不见,唯有远天的门庭升起一道素月。
黑红血虎踱步走到涂山君的身后,厕卧下来,倒是那异兽鬼狐附身而来,尖嘴微动,不知道在老虎的耳边说了些什么。
荒狐已完全没了从容。
如果说在看到虚幻人影的时候,他还有几分惊叹。
毕竟那庞大身影犹如鬼神降世,哪怕只是看上一眼都被恐惧拉入深渊,就好似只要多看一眼就会化作其中一部分。
但那终究是虚幻的。
是不够凝实的天地异象。
那如今,黑红血虎则像是终极恐怖具现,霸道、血腥、犹如天渊,亦像深邃的天空荧星,让人胆颤心惊,就好像只要多看一眼就会被那血盆大口撕碎吞下。
那巉巉曲齿不仅会将血肉骨头碾碎吞下,也会将灵魂粉碎化作最充实的养料。
若只是如此也就罢了。
但凡当世大魔,哪个不是血孽缠身化作无穷的血气光柱,其虚天神异更是残忍至极。
更让他没想到的是那个青面鬼狐。
那东西给他一种莫名诡异之感。
这章没有结束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若说老虎只是吃人不吐骨头,鬼狐则让他想起‘邪神’。
然而,这都只是那虚幻人影拆下骨与血肉随手捏出的异兽,那虚幻的庞大身影到底是何等神异,这才塑造出这两个让人望而生畏的东西。
更何况,眼前这个修士。
涂山君侧眸看向身后的虚天神异。
血金黑虎假寐,青金鬼狐则在把玩手中的丝线。
他也没想到虚天神异会先具现出这样的异兽,而且还是两头,一般而言修士多数为一头异兽,要么也是多只融合为一。
譬如垂云尊者原本是灵游巨鲲,在他炼化传承之后怕是还会获得黑金大鹏的神异,两者合二为一。
不过,想到这两头异兽均出自虚幻人影之手也就了然。
怕是没有补全道体,以至于无法完全具现虚天神异。
像是看到了涂山君的目光,端坐在黑虎背上的鬼狐咧嘴露出细小獠牙,藏在袖袍下的小爪子轻轻一攥,整片天地都已经在涂山君的掌握,甚至生出一种他才是这天地的主人,是编织出命运大网的恐怖‘蜘蛛’,静等猎物的踏足。
而能被称作猎物的也就只有一人了。
涂山君掐起手印。
轻诵:
“天青不老!”
“许我地狱三变。”
“一曰:”
“血杀劫!”
荒狐瞳孔猛的一缩。
结印。
诵咒。
毫不迟疑的祭出道兵‘金兜子’。
一道玄黄清气在荒狐的身后凝聚。
撕开雾气的同时,一只巨大的狐爪踏入天地,就像是惊涛骇浪的蜕变,沙石星辰辉光的风暴卷起。
一头苍石星狐虚影出现在荒狐身后。
荒狐猛的侧首看去,无边丝线已经将天地完全编织。
他也同样站在丝线之上。
远天,血金黑虎奔袭而来,霎那间已出现在他的面前,血盆大口如塌陷的山岳,要将一切都吞噬殆尽。
“大月天。”
吼!!!
钻石星辰沙暴轰然扩大,化作七道辉煌龙卷。
龙卷交织形成了一道巨大的沙盘落下,将原本空荡荡的丝线缝隙填满,荒狐也终于有了脚踏实地的感觉,然而他根本不敢放松警惕,只见脚下涌现无边的血水,不过瞬息就已经将所有的沙尘土地掩埋。
“杀。”
苍石星狐的巨大身影与血金黑虎厮杀一团,却没有注意到黑虎背上少了东西。
“不好!”
荒狐心中一惊。
就在他意识到不妙的时候,他的五感六识已经完全消失。
不远处正有一头青面鬼狐目光闪烁神光。
“不能再战。”
荒狐心中顿时冒出这一个念头,倒不如说是他自己做出的决定。
这才刚一交手他就落入下风,再过一会儿岂不是要将性命都扔在这里。
他完全没有必要和这位陌生尊者硬拼,因为他本就不是为此而来。
他也不想和道子级别的人交手。
许三娘在涂山君法袍的遮盖下运转法力。
人影闪烁。
面对如此景象,不由张大了嘴巴,惊叹不已。
她曾经想过高修斗法,然而跟随涂山大哥出手从来都是速战速决,且还是以轻描淡写的碾压,完全看不出变化。
强大神秘,却不够直观。
她还以为涂山大哥并不喜欢大神通术。
直到今日,她终于看到施展。
这般天罗地网编织,神异幻兽厮杀,印法咒诵激起天机色变,仿佛星辰都要黯淡。
当然,这也苦了她的法力。
若不是因为她的道体神通,怕是连涂山君的虚天神异都无法具现,更不用说还要展开大术杀劫,将自己的神通融入到这虚天异地的小天地之中。
荒狐将金兜子系于脖颈。
他忽然意识到一件事。
“难道我早就中术?”
没有半分迟疑,双手直戳眼眸。
噗。
血流不止。
然而惊喜的是,他真切的睁开了双眼。
“果然是眼睛的问题。”
荒狐来不及感受双眸的疼痛赶忙运转法力:“大地星辰起!”
本章已完成!
上一章我在尊魂幡里当主魂章节列表下一章